2021-05-29

書山有路 (一)


書山有路,此乃本地行山雜誌《風火山林》特別號之主題,語出「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閉起雙眼,小弟這個偽文青的腦海中漸漸浮現「書山有路」如詩似畫的意境。一直以來,愚以為此句如 Google 所言出自唐代大文豪韓愈手筆,畢竟韓愈有篇名傳千古的《進學解》,但豈料一切純屬以訛傳訛,據《風火山林》主編於其文中所言,此名句既非出自韓愈,亦非出自明清年間成書的《古今賢文》。適逢早前善用校友福利申請了圖書證,那就順道考證一番,先是找了不同版本的《古今賢文》,當然找不到這對聯,不過若然熟讀此書,相信與熟讀《唐詩三百首》收異曲同工之效,「不會吟時也會偷 」,不過「近來學得烏龜法,得縮頭時且縮頭」這句,亦未免太傳神了吧。隨後終在期刊資料庫找到一篇文章探討這名句,作者稱其為《書山學海聯》,雖未見文中引用甚麼文獻,且將其說法備錄於此,作者說道這句分明有誤,不過線索追溯至著名學者王芸生處就斷了:

「當時有人向他請教成功的秘訣,王芸生便口吟了這一副書山學海聯。其意自然是強調學習與治學首先必須勤奮和不怕艱苦。可是這副聯語究竟是王芸生自撰,還是複誦他人之作,我所見到的材料語焉不詳。但不管怎麼說,這副經王芸生之口而流傳至今的聯語,肯定是有毛病的。」
鄧遂夫 (2003):探源偶拾,《博覽群書》雜誌 2003(3),頁 99-101

2020-04-12

漁港夕照南朗山

路線:黃竹坑港鐵站 - 南朗山道 - 南朗山道休憩花園 - 南朗亭 - 直昇機坪 - 南朗山頂,再循原路折返
長度:約 5 公里
起點交通:
- 黃竹坑港鐵站 B 出口
- 陳白沙紀念中學:城巴 72A75107
- 黃竹坑(南朗山):城巴 4871、新巴 78
終點交通:同上

(復活節四日連假,宜留家寫文還稿債,不宜出門。)

南朗山

南港島綫在 2016 年底通車,自此前往南區實在方便得多,當年除夕早上即興相約友人試乘新線,順道登上南朗山看 2016 年最後的日落。南朗山位處南區,高 284 米,若取主徑而上,路程不長,算是較為易行的短途路線。雖然未必每個人曾徒步登上南朗山,但只要你曾到訪海馬公園乘搭電飯煲 (應該好少人咁叫吊車了?),都算上過南朗山,因為纜車經過南朗山山腰 (近年的海洋列車應該叫穿過南朗山),而海馬標誌亦正正坐落於南朗山山坡。近日海馬公園推出「森度遊」,以「秘行」南朗山纜車維修經作招徠,豈遭傳媒揭發霸佔官地,終將建於政府用地部份的山徑開放予市民,據說風景優美,故此一直遊人如鰂,留待找個平日到訪。

「南朗山,原名南望山,昔日香港圍村人呼其名如此。據謂該山橫亘村前,視線受阻,不能觀海,遠景為所屏蔽。須陡此嶺,方得暢眺,故有是名云。其後『望』音訛為『朗』,先輩命名本義遂失。」[1]
引錄自《香港的地名與地方歷史(上)——港島與九龍》,饒玖才著。


2020-04-05

台北四天自由行 (四) - 貓空

Day 4
(行天宮 - 上引水產 - 歪腰郵筒 - 貓空)

(致友人:事隔五年,我終於寫晒啦 XD)

四天台北之行已屆尾聲,之前兩日行程非常緊湊,最後一天當然要輕鬆一下,還好繼續是藍天。如常的在酒店食堂吃個簡便早餐,有員工得知我們快要回港,好像送了牛軋糖給友人道別(人帥果然唔同啲,小弟呢啲薯仔都係畫圈圈好了)。


是日第一個目的地是人氣極高的上引水產,香港人對此應該不會陌生吧,時間鬆動緣故,直接由行天宮捷運站走路過去好了,反正路程只是十餘分鐘。店內生猛海鮮琳瑯滿目,不止海鮮多,人也極多,好不容易才能找到位置品嚐剛買的戰利品,友人買了生蠔、蟹腳、刺身壽司,事隔五年多訪問友人後感 (嗱,小弟寫 Blog 好認真的說):「目不暇給,味道挺不錯,以買來即食的角度來說,也有一定的性價比,跟餐廳料理的那種精緻就當然不能直接比較,同埋好記得個蟹腳同蠔。」

行天宮

2020-03-01

台北四天自由行 (三) - 金瓜石、報時山步道、九份、猴硐

Day 3
(金瓜石(黃金博物館) - 報時山步道 - 九份 - 猴硐)


(做人要有始有終,開左個頭,趁住呢排得閒少少,點都要寫埋佢嘅,雖然已經係五年前嘅事)

雖說家中四周都堆滿了書,甚至床上也放了十多本書,旅遊書卻是稀有品種,劉克襄老師的《11 元的鐵道旅行》可謂當中異數,但為甚麼是 11 元呢?序言說道當時在台灣最慢的火車,最短區間的里程,最便宜的旅次,票價是 11 元 (現時應要 15 新臺幣了,旅行時特地買了張留念)。鐵道旅行,總帶點浪漫情懷,想當年留學美國時曾有乘火車橫越北美的念頭,不過後來當然沒有成事,不然這個 Blog 可能早 N 年面世了 XD

說回第三天,行程緊湊,即日來回九份,故此頗早就出發,08:47 在板橋乘上自強號 416 班次 (92 NTD) 前往瑞芳 (ETA 0935 hrs),畢竟自強號列車是臺鐵最高等級的對號客車,雖然不是最新引入的普悠瑪列車(亦即 2018 年在新馬站出軌翻側那車型),但車程還算舒適 (能夠安坐窗邊看風景是非常重要 ),而且無須站站停,省回不少時間,不過沒有一早預訂回程車票的我們在瑞芳車站下車後被告知回程對號客車車票早已售罄,結果……在此奉勸各位及早預訂來回車票,不然可會令人苦惱萬分。

2019-02-25

風球廬山真面目 - 長洲氣象站

「天文台現正懸掛十號風球」,年輕一代應未從電視新聞聽過 (不過其實他們還看電視的嗎?),皆因天文台2002年起不再懸掛實體「風球」(註:澳門仍會懸掛風球)。話雖如此,打風之時,「風球」二字依舊掛在市民口邊,除了傳媒,鮮見有人跟隨天文台改口稱作「發出十號颶風信號」,始終實在累贅兼毫不順口。而相信各位對2018年的山竹仍然記憶猶新,若然山竹沒因掠過呂宋北部而減弱、若然當日遇上天文大潮,後果堪虞,(雖然或許仍然阻不了香港人返工的無比決心),但幾多人汲取了教訓呢?
十號風球